葡桃 > UNHIP-HOP > 大连站

大连站

作词:葡桃
作曲:葡桃

都市十二点后的霓虹夜幕,
下有一群诱人的性感尤物,
和一些雄性的野蛮牲畜,
在迷幻的PUB里面群魔乱舞!
他(她)彼此都在寻找一个目标,
去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
后你生辰八字我不想知道,
就在黎明之前分道扬镳!

现在的大连人流行另类生活,
他们习惯把它称之为一种堕落,
我抽、我喝、我摇、我疯、我DISCO,
醉生梦死是我最高境界的英雄本色!

酒吧的厅的女生青一色习惯叼著一根烟,
好像自己真的走到了国际时尚最前线,
男生喜欢把头发搞得乱一点,黄一点,
好像自己是国外小蝌蚪的基因突变!

自从中国改革开放引进了外国大片儿,
一夜情的神话就此来到了你我身边儿,
女生哭着喊着要做新时代的半边天儿,
什么贞洁牌坊统统扔进了下水道里面儿!

所以我要问一问那:
大连的哥们儿你到底有多狂?
MM只要漂亮,多钱我都上!
大连的娘们儿你到底有多浪?
网上二十分钟咱们就可以去开房!
大连的哥们儿你到底有多狂?
姑娘只要好看,多钱我都上!
大连的娘们儿你到底有多浪?
多浪?你问我,你自己想!

你看喃们那个倒霉样儿我真TM叫喃们开了,儿!
一群哈拉棒子哈日哈韩几好个非常血彪,儿!
满大街的小灵通叽叽歪歪真JB咯痒,儿!
长得再JB埋汰坷碜也TM敢出来的瑟,儿!

大连大大小小合法违法的网吧成百上千,
污烟瘴气下我看到了一帮狂热的未成年,
奇蹟、传奇、反恐还有不堪入目的色情图片,
紧张、过瘾、刺激肆意挥霍又一个不眠之夜!

网上没有俊男美女,我讲的全部都是真理,
见面,乱搞说是各取所需,
早上醒来爽了一夜,少了东西,
男的丢了钱包,女的说是丢了手机,
然后再去厚著脸皮跑到派出所报警,
你说他的问题,他说你自己愿意,
你说喃们这帮臭不要脸的狗男狗女,
是不是纯牌儿吃饱了撑的没事儿找抽型?

十七八的学生群体,也咋地不咋地,
年纪轻轻不好好学习,提前预约谈起了恋爱问题,
他们背著书包校内校外的出双入对,
他们穿着校服人前人后的勾肩搭背,
光天化日亲密接触我咋学学不会,唉!
一声叹息,技不如人,真是后生可畏!

《上海一九四三》出现一个《半兽人》,
《娘子》好像《世界末日》般的《寻找周杰伦》,
他开着“破东风”,打着《龙拳》,《双截棍》,
他手持《双刀》霸占无数港台大陆的《可爱女人》!
我不明白他,吐字不清;他,脊椎有病,
干嘛喃们一窝蜂的失去理性,
我身边的姑娘全部都是一个德性,
为什么我唱的再好她们也是心不在焉,听也不听!

我,土生土长的一个大连男生,
昏昏厄厄活了二十多年,却一事无成,
小学成绩一般,初中业绩平平,
三百多分还是全蒙,天生我才我甩了高中,
我吃啥啥没够,我干啥啥不行,
难怪大家都说我是野兽派的“坐家”愤青!

我,不是传说中的Raper、MC,
对于嘻哈说唱历史更是一问三不知,
你们总是夸下海口说你们绕舌数第一,
我却没有看到哪个作品有点深度有点意义,
笔杆儿够不够硬,口齿伶不伶俐?
不服单挑,俺家就住在大连甘井子区!

Sing:我,没有什么不能说,
是谁请对号入座;
本故事纯属传说,
如有雷同就对了!

我有一只小公猫,他的名字叫做飒飒;
样子极像猫头鹰,耳朵小小眼睛大大;
个性古灵精怪,不像小狗那么听话;
爱他疼他死去活来,我也实在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