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军 > 阿莲2004 > 经过的人

经过的人

满天的烟火都亮了,
人群中慢慢地走出,
熟悉的声音在那晚,
人总是难取舍,
满天的星光都亮了,
那门窗永远地开着,
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想着你就哭了.
有些人是应该忘了,
有些事总要取舍的,
是真心的就够了,
自己对就是了,
何必再让过去缠着;
有些事开始就错了,
有些人总是太自私了,
曾经爱过了就够了,就算伤也值得,
经过的人就长大了.

满天的烟火都亮了,
人群中慢慢地走出,
熟悉的声音在那晚,
人总是难取舍,
满天的星光都亮了,
那门窗永远地开着,
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想着你就哭了.
有些人是应该忘了,
有些事总要取舍的,
是真心的就够了,
自己对就是了,
何必再让过去缠着;
有些事开始就错了,
有些人总是太自私了,
曾经爱过了就够了,就算伤也值得,
经过的人就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