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韵诗 > Dress Me Up

何韵诗 - Dress Me Up

专辑歌曲


监制:Eric Kwok, 不知几次 话过要走 但卒之都押后, 千钧一发 又有得救 共你越玩越有, ...
监制:Eric Kwok, 不知几次 话过要走 但卒之都押后, 千钧一发 又有得救 共你越玩越有, 怎么我 努力凑你, 怎么你 却在斗气, 怎么你 好似申请了专利, 怎么我 这样怨你, 一边却 继续爱你, 始终也 不够狠心 离开你, 唉~因为我懒四围逛, 唉~因为我怕费时间, 唉~因为我信会习惯, 我会习惯 会习惯 要是再撑, 唉~因为性格这样懒, 唉~开住暖气这样叹, 唉~出面世界这样冷, 再四围逛 找不到更烦, 加一把劲 没有结果 或者应该懒惰, 不敢保証 换过一个 就注定适合我, 怎么我 ...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雷颂德, 为何我有这照片, 何时在异地见面, 为何伏向你的脸, 也许在分手那天, 我就快再记不...
监制:雷颂德, 为何我有这照片, 何时在异地见面, 为何伏向你的脸, 也许在分手那天, 我就快再记不起一切, 扶着我自掴的脸, 仍然没法为你觉得爱恨交煎, 临遗忘你过一世, 前来用录像拍低, 首先请说你曾是我旧时那一位, 然后用烟头 灼我的身体, 然后让我记低, 留住这种痛 难受到彻底, 记得起也抵, 甜不足够我记住你, 或者苦会记得起, 宁愿即将失忆的我痴呆地, 继续伤心至死, 以什么方法再会你, 有什么可以更可悲, 这片段纪录曾经深爱你, 但如别人事蹟 很诡秘, 趁未曾丧尽我记忆, 从头做曾...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The Invisible Men, 搽脂 涂粉 人生 为这份存在感, 油指甲 来衬假发, 像...
监制:The Invisible Men, 搽脂 涂粉 人生 为这份存在感, 油指甲 来衬假发, 像我这种身份 豪华才合衬, 跟踪我 影低我 我惹不惹火, 庸俗角色这么多 情愿像个Barbie Doll, 你为何 不睬我 原来妒忌我, 难道我满身珠片 骚扰到你么, Yeah Yeah Yeah Yeah, 唏 我是芭比 最喜欢草莓, 甜腻 扑鼻 一见已知我美味, 唏 我是芭比 通街Catwalk无顾忌, 无谓 再避 给我喝采不会死, 伙记 埋单 若对话从未投机, 人生里 谁要小菜, 让我每天都B...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舒文, 过去我已在这里, 但太小 未被 在意吧, 而他 和他 和她, 包装比我美 举止比我夸,...
监制:舒文, 过去我已在这里, 但太小 未被 在意吧, 而他 和他 和她, 包装比我美 举止比我夸, 但我也有眼耳 望到吗?, 踏上去也会痛 你知吗?, 平时我静默 不多说话, 表达有点差 但也盼被慰问一下, 明知眼泪没有光 仍然很想闪一下, 如果我是金刚钻 问你更在乎吗?, 即使身价像细沙 都想得你留神吗?, 都想可以成为 荒土千里, 被北风吹起 吹进你 眼内细沙, 即使讲到喉咙沙 得不到你同情吗?, 要是注定被你这么疏忽 也盼你留下, 让你皮鞋听我说话 好吗? 好吗? 好吗?, 我话我昨夜哭...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黄丹仪/舒文, 从没有渴望能平等 谁是玩具或似主人, 您是皇室 我是陪衬 洋娃娃不爱人发问, ...
监制:黄丹仪/舒文, 从没有渴望能平等 谁是玩具或似主人, 您是皇室 我是陪衬 洋娃娃不爱人发问, 藏在您脚下提油灯 权杖治愈我的疤痕, 您未盘膝 我未平身 洋娃娃宠爱仆人, 世界的错摸太多 错到不觉得难过, 明天找到下个 比不起我独个, 跟这公仔唱一日歌, 世界不记得我么 我也不觉得难过, 如果所有伴侣 可将手脚换过, 定会很登对的 没错, 谁料怨咒突然缠身 桃红面上划满花痕, 谁人行凶 谁人怜悯 洋娃娃玷污了金身, 没法哑忍不如残忍 拿着利刃赠您伤痕, 刺在您身 痛在我心 洋娃娃分割下沉, ...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The Invisible Men, 迪里斯 今天出嫁 怎么不见他?, 除非他 请不到半天假,...
监制:The Invisible Men, 迪里斯 今天出嫁 怎么不见他?, 除非他 请不到半天假, 除非他 根本不爱她, 推搪一句 下次 约她喝茶, 迪里斯 搅的婚礼 可否不要他?, 难得她 还是著起婚纱, 难得他 可举杯敬酒 毫无惧怕, 跟亲友 大声讲:“别等他”, 他不会来 联欢会都继续开, 无人爱 换上婚纱仍然 无损她的可爱, 人人都没有嫁给最爱 何需看不开, 开个宴会寻找更爱, 迪里斯 抛起手里 紧握一扎花, 拿到它 谁下个请饮吗?, 如果它 抛给了自己 还灵验吗?, 快乐能 自己给 ...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英师傅, 你在这里 我身体中进睡, 孩子请不要推, 快吧 挤逼将过去, 无非等多几个月, 何必...
监制:英师傅, 你在这里 我身体中进睡, 孩子请不要推, 快吧 挤逼将过去, 无非等多几个月, 何必心急去催, 日夜轻轻抚摸听候你光临, 在我堡垒兴建人生, 这种感动要比恋爱还逼真, 毕竟同一个体温, 要你一生分享我身体, 谁敢疏摆这关系, 终身的爱容纳于这空位, 还满足到难舍你出世, 两百多天一起两位一体, 情感即使会消逝, 此刻的我如上帝, 那阵痛多么抵, 证实我掌管一切, 你在这里 你不懂得眼泪, 来这温室寄居, 你是 快感的证据, 眉梢不管将似谁, 谁都不可窃取, 日夜轻轻抚摸听候你光临...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蔡一智@double c music group, 我想我想我想这么死了就算, 但突然之间多很...
监制:蔡一智@double c music group, 我想我想我想这么死了就算, 但突然之间多很多心愿, 我很紧张紧张紧得一咬便断, 但又忘记了我怎会损, 很想挖出这黑眼圈, 可惜双手太短, 一振作也就疲倦, 哪个说我脑筋这样胡乱, 谁在乎我错到永远, 你说我谁能医 费事, 我知我明明很 有事, 我知我神魂颠 倒了下去, 成世人这次最放肆, 为何连人人都有事, 抱紧我氹氹转 幼稚, 你知我从来都不够如意, 狂躁便发作更放肆, 我惊我惊我惊我讲不到下句, 但又忘记了怎么竟恐惧, 我知我知我知我...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英师傅, 从泰国寄回来那蜡染布梳化, 被货车欢送到了哪儿来堆积繁华, 从上网竞投来那木制扩音机...
监制:英师傅, 从泰国寄回来那蜡染布梳化, 被货车欢送到了哪儿来堆积繁华, 从上网竞投来那木制扩音机, 被老翁收买去了哪儿然后没说话, 让我弃掉了 时候已不早, 灯罩也摸黑上路 是你早走半步, 还要逗留的怎算好 谁人愿看到, 回到颓废的家 萤幕遗下雪花, 回望残缺的家 还是全部算吧, 就算遇上小偷 亦注定要空欢喜得可怕, 连空虚都想要吗 难道还值钱吗, 饶恕我那长毛怪玩偶已失踪, 睡觉不想再作个要人陪的可怜虫, 饶恕我那床头镜没法变古董, 就算可保养到老再难寻觅旧笑容, 旧爱弃掉了 就算再讨好,...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英师傅, 七千晚看电视 还尝过上千蛋治, 经海关一百次 还曾弃掉上千新衣, 温书看戏做事 曾挨...
监制:英师傅, 七千晚看电视 还尝过上千蛋治, 经海关一百次 还曾弃掉上千新衣, 温书看戏做事 曾挨到堪称本事, 单恋相恋数次 做过了几多好事, 曾狂热虔诚认真恋爱, 主角是你亏你能忍耐, 仍怀恨上天太不慷慨, 才明白这就叫未放开, 无须要舍不得我, 别以遗憾簇拥我, 留低了我就算, 带走的不多 会是你么, 曾给你珍惜的我, 在世间匆匆走过, 迟早也要踏过, 承认接受 并没如果, 莎莉约过食饭 然后我竟敷衍待慢, 今天反口太晚 麻烦你代我去一晚, 恋史有过浪漫 然而我亦有过伤患, 请几位不要探 ...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李端娴@人山人海, 或在楼上奔跑嬉戏, 或在楼下天花搜秘, 或在同步呼吸空气, 看不到的 你给...
监制:李端娴@人山人海, 或在楼上奔跑嬉戏, 或在楼下天花搜秘, 或在同步呼吸空气, 看不到的 你给我惊喜, 或在门外更改标记, 或在胡乱翻开笔记, 或在留下各样碎片, 飘出窗花再散落在雪地, oooh 慢慢看着艳阳 慢慢变造夕阳, 静静看着晚空的一角终于走近, oooh 若是你在现场, 伴着我共晚空再降临 繁星再降临, 留不低的躯壳葬在我未来, 站在横巷公园街角, 现实还是虚假知觉, 独自回味各样痕迹, 翻起的忆记散落在远地, 让幻觉在膨胀, 就是再没法相信世上异相, 飘 漆黑中我在飘, 漆黑...

查看完整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