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berBand > Frank?

RubberBand - Frank?

专辑歌曲


别了吧喧哗纷扰长街, 连随别过是对岸低洼地带, 还别过是每站铁路气灯, 即将看不到空心玻璃城镇, 撑...
别了吧喧哗纷扰长街, 连随别过是对岸低洼地带, 还别过是每站铁路气灯, 即将看不到空心玻璃城镇, 撑一只孤帆 流浪, 远走 某段苍凉, 等一个海浪, 淘尽 愁伤, 风起了那刻 会听到, 一段独唱, 别再梦见吧波光湖水, 祈求别继续惋惜烟花易碎, 求别再念挂旧节日气氛, 应该看得通一切毁于余震, 撑一只孤帆 流浪, 撇开 某座哨岗, 等一个海浪, 淘尽 愁伤, 风起了那刻 会听到, 寂默在献唱, 撑一只孤帆 流浪, 哪管 哪地哪方?, 给一个海浪~, 淘尽 愁伤 ah ah ah, 在这刻叫嚷 喊...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RubberBand / Terry Chan, 抱起哭崩的苏虾, 在那木搭造的一个家, 妈妈...
监制:RubberBand / Terry Chan, 抱起哭崩的苏虾, 在那木搭造的一个家, 妈妈亲一亲手臂, 在哄我到大个了不要怕, 碰到了大怪物, 便对着那大怪物笑一下, 只需紧握天真勇气, 便会有气力击到它 oh, 霎眼间率真小伙子, 在攀著摩天的钢筋山, 穿起枯干的躯壳, 在吃著冷便当早已惯, 廿八岁会造怪梦, 梦里被怪物发难咬一下, 抽一根烟呼口气, 睡够便继续往上爬 oh, Woo, an exciting life!, Oh, or a difficult life?, 试过单恋...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RubberBand / Terry Chan, A 说太多 每两句说教对白也太多 错摸, 再...
监制:RubberBand / Terry Chan, A 说太多 每两句说教对白也太多 错摸, 再讲 发火 很想将他一巴星到银河, 到B说太摸 两句也说了半日 怎安坐, 快吧 中吧 便尽快直讲 别再蹉跎, C 最爱教唆 以两句教训 去抹黑 Ha?, 听真一不留神 便颠倒事非兼给嫁祸, 在这里听D 个个说D 哪个信D, 人人开心的过 你话 我话 No, 来吧快讲 别大条道理 不修饰肤浅粗一点我受得起, 其实你你你再多心机 越避忌越似放屁, 恳请收去 低趣味, E 哪个说谎 有两句证据错了么, 今...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RubberBand / Terry Chan, 黄昏, 雪落开罗, 喀什的驼, 东京转播, ...
监制:RubberBand / Terry Chan, 黄昏, 雪落开罗, 喀什的驼, 东京转播, 凌晨加沙, 炮落于家园, 智利一荒原, 开花一遍, 没理是否恸容 没理会哪个痛不痛, 在扫著轻触式的一分钟, 做个大世界的观众, 万里外的种种 在贴著两秒已经扑空, 近到眉睫 都不过是传送, 永未留过心中, 马赛午后, 踢著足球, 那曼谷街头, 即将争斗, 天光了, 加州的三胞胎诞下了, 东涌一单位中那白领, 要觉悟了, 就算大海内容 没法盛载两片轻重, 就作别轻触式铺天操纵, 别再做冷眼的观众,...

查看完整歌词


监制:RubberBand / Terry Chan, 抛开抛开几千吨担忧不理 一生百万里, 趁够气...
监制:RubberBand / Terry Chan, 抛开抛开几千吨担忧不理 一生百万里, 趁够气要飞 才回肠荡气 到老了回首一一细味, 也会碰上风霜加不景气 要铭记永远都拥著不放弃, Just you and me, 坐上飞马 半空里 再高塔亦细小得似玩具, 跳上海豹 去找个 海心岛 建个清凉乐土, 画面讲得夸 像漫画 怎么分出真与假, 只需一齐 一切问句作罢, 抛开抛开几千吨担忧不理 一生百万里, 趁够气要飞 才回肠荡气 到老了回首一一细味, 也会碰上风霜加不景气 要铭记永远都拥著不放弃,...

查看完整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