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 > 1701

李志 - 1701

专辑歌曲


用那只缺角的身体去偷袭眼前这头午睡的大象, 再假装并没有发现厚实的皮肤能飞到树枝, 它们理解的白天就...
用那只缺角的身体去偷袭眼前这头午睡的大象, 再假装并没有发现厚实的皮肤能飞到树枝, 它们理解的白天就是此刻晃荡的海市蜃楼, 升腾的空气里没有绿草和刚刚学习飞翔的鸟, 啤酒不该是眼泪不该有颜色夜晚也不平整, 声音不该是美好谁又会介意只是表演缅怀怨念, 环卫工人不喝啤酒竹签无法继续勃起, 肮脏消失在火焰和唾液中破碎呐喊给天亮理由, 突突闪光的公共汽车催眠疲惫的福建老板, 孩子们在千里之外梦见一只瘸腿的大象...

查看完整歌词


隔壁的屋顶挡住了冬天的阳光,你在阴影里琢磨著其余的明亮, 走过的行人都拥有相同的外套,谁是谁的名字并...
隔壁的屋顶挡住了冬天的阳光,你在阴影里琢磨著其余的明亮, 走过的行人都拥有相同的外套,谁是谁的名字并不重要, 下水道里的伴侣用熟悉的声音,说著今天马路上发生的事, 他们的头颅都抬得过高,总以为明天会变得很好, 黄色的路灯是饥饿的时候让我们坐立不安美味的饼干, 黑色的马路是竞争对手的公司幸好他们睡的不太晚, 我不太擅长用深情的话,描述此刻空空的冰冷饭桌, 我已经穿过所有能穿过的洞,那些危险的东西不能带回来, 趁那些酒鬼还没有呕吐,我要闭上眼打一个小盹, 饥肠辘辘让我感到羞愧,想得太多也让我羞愧, ...

查看完整歌词


这么多年你一个人一直在走,方向和天气的节奏会让你忧愁, 你说你遇见了一大堆奇怪的人,他们看上去好像都...
这么多年你一个人一直在走,方向和天气的节奏会让你忧愁, 你说你遇见了一大堆奇怪的人,他们看上去好像都比你开心, 你能不能抽空替我去一个地方,据说那的人都擅长给别人答案, 如果你想知道关于它的其他事情,我也不会给你刘堃的电话号码, 多想和你一样臭不要脸,墨镜和表情都挂在脸上, 穿什么吃什么玩什么都可以,今天爱他明天恨他也可以, 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一直在走,走过了人性的背后和白云苍狗, 总以为答案会出现在下一个车站,随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也能明白, 悲伤是奢侈品我消受不起,快乐像噩梦总让人惊醒, 你要哭吧...

查看完整歌词


我看见,我看见一道阳光越过楼顶照耀你的脸, 我看见人们对着你笑, 人情冷暖,你在笑, 天空再暗,你也...
我看见,我看见一道阳光越过楼顶照耀你的脸, 我看见人们对着你笑, 人情冷暖,你在笑, 天空再暗,你也笑, 我看见,我看见一个孩子低着头走过我窗前, 我看见头发悄悄生长, 它在生长,她在笑, 她在生长,他也笑, 我看见,我看见有些人和周围融合的很和谐, 我看见有些人孤独的很明显, 除了时间,什么也没有, 除了时间,我什么都不缺...

查看完整歌词


多多你不要哭,长大你就会清楚,这世界没有人,对你真的在乎, 多多你不要怕,我不会逼你学吉他,你是你我...
多多你不要哭,长大你就会清楚,这世界没有人,对你真的在乎, 多多你不要怕,我不会逼你学吉他,你是你我是我,各有各的想法, 不久以后的某天,我就这样的老了,你不用装作多么的难过, 你是你我是我,谁都难免会孤独,你是你我是我,谁都难免会寂寞, 多多你别问我,生活到底是什么,他们人类没道理,我不懂的太多, 多多你别害怕,如果你真的爱上他,用真心用真情,别管以后的结果, 必然有那么一天,你就突然离开我,你不要装作多么的眷恋, 你走吧你笑吧,你找寻你自己吧,你走吧你笑吧,你找寻你自己吧, 也许不久的某天,...

查看完整歌词


热河路就像八十年代的金坛县,梧桐垃圾灰尘和各式各样的杂货店, 人们总是早早的离开拉上卷帘门,在天黑前...
热河路就像八十年代的金坛县,梧桐垃圾灰尘和各式各样的杂货店, 人们总是早早的离开拉上卷帘门,在天黑前穿上衣服点一根烟, 热河路有一家开了好多年的理发店,不管剪什么样的发型你只要付五块钱, 老板和她的妹妹坐在椅子上对着镜子一言不发, 他们的老家在身后在岸边在安徽全椒县, 没有人在热河路谈恋爱,总有人在天亮时伤感, 如果年轻时你没来过热河路,那你现在的生活是不是很幸福, 纪念碑旁有一家破旧的电影院,往北走五百米就是南京火车西站, 每天都有外地人在直线和曲线之间迷路,气喘嘘嘘眼泪模糊奔跑跌倒奔跑, 秋...

查看完整歌词


没有人会相信你在搞什么, 因为你不在乎我们要什么, 你说你最优秀你说你最先进, 老子转过身哈哈哈, ...
没有人会相信你在搞什么, 因为你不在乎我们要什么, 你说你最优秀你说你最先进, 老子转过身哈哈哈, 没有人会相信你在搞什么, 因为你不在乎我们要什么, 你说你最伟大你说你最光荣, 老子转过身哈哈哈...

查看完整歌词


我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能感觉还活着, 总是在你不在的时候切肤之痛般爱你, 如果明天换一种方式那是什么,...
我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能感觉还活着, 总是在你不在的时候切肤之痛般爱你, 如果明天换一种方式那是什么, 如果方式解不开谜团又是什么, 我真的看见微弱的光在前面没有骗你, 这是我坚信悲剧的起源而悲剧也可以快乐, 这种状态其实一直隐约存在没有骗你, 就算是将来也是存在它是生活的本源, 我可以在睡着的时候假装又死了几次, 而你体会不到爱,线条般的感官, 他们卖掉牛和小麦,张嘴呼吸空气, 白头翁飞过拖拉机,生锈地祈求...

查看完整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