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珊妮 > 华盛顿砍倒樱桃树 > 最后一班公共汽车

最后一班公共汽车

11点10分
只有苍蝇和公共汽车司机还醒著
害怕的女人正要回家
好摆脱一身香味变质的脂粉
而我总是贫困
和11点10分的苍蝇
一起搭著最后一班公共汽车

温温的风
吹着摇摇晃晃的灵魂
女人其实不想回家
不想夜夜失眠 坐上车就觉得困
而我可能死去
因为11点10分的男人
因为我搭了最后一班公共汽车

11点10分的苍蝇终于飞走
随手捏死爬在大腿上的小虫
为什么捏死11点10分的小虫
因为11点10分的苍蝇已经飞走

所以苍蝇和公共汽车司机总是醒著
所以总是在最后一班车上发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