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祖 > 沉沦 > 沉沦

沉沦

陈克华致敬诗歌

作词:陈克华
作曲:黄安祖

偶开天眼觑红尘
可怜身是眼中人

那人以我的衣,我的身
我的眼耳鼻舌行走
那人以我的意与无意活在地球
和我等岁了

那人养著厚叶的肉感的花
吐著腥膻的秽气
是他所熟悉

他的皮包渗著爬虫的口涎
晶莹的流质
是他蓄意伤出的标志
他总是带着行走

他想屠杀
又想着拯救,在黄昏的失神
和清晨的幻觉之间,
那人吃着肉

和自己的良知。
那人以我的手写着真理
并握著竖直的权柄
:孤独真好

孤独治愈了
他常常想飞的痼疾
包括经常把自己弄湿
一遍又一遍清点牙齿
担心脚踩着火山口

当然
那人也痛着我的痛
我明白
即如恒河沙数
也一颗不少的


让我看见
所谓活着所象征的
一种微妙沈沦

降格,再降格
为那人与我的行走
若曾经有过舞蹈的可能
当我旋身不再
背对着那人--
当我起念,啊

已经沈沦

孤独真好
那人吃着肉
沈沦 沈沦 沈沦

已经沈沦 已经沈沦 已经沈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