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蕙敏 > 公主复仇记 > 迟婚的女人

迟婚的女人

为何在讲 想女人明白男人
为事业 在拼争 扑扑风尘
和摰友 长夜里 需要解禁
烦着你 这是我 败坏气氛

为何又讲 当女人 陪着男人
太放肆 乱插嘴 是绝不能
如逢场 来尽兴 总无下文
难道要 闭着眼 无须这样着紧

关心才担心 令你怪我查问
凡讲起 求认真 但你说爱迟婚
你可以放心 我了解你苦心
无须理由 可自由 各自各开心

为何在讲 请女人 原谅男人
说爱美 是某种 天生本能
如两眼 原为了 生来望人
难道我 怪罪你 太过敏感

别人若讲 想要可 留住男人
要理智 学细心 也要安份
情绪变 无道理 都会激愤
难道我 慰问你 如骚扰未动心

关心才担心 事件将不发生
凡讲起 求原因 但我说爱迟婚
你可以放心 女人不再贴身
从今以后 请别来 说后悔终生

爱你 我爱你 却不再须要怜悯
放你 放纵你 向天际飞奔
做性感 坏女人 不用谁默允
我有我 理想人生 (去享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