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撒 > 我的黄金时代 > 气管炎男人

气管炎男人

我是气管炎 我不存私房钱
伙计们说我很贱
可我自得其乐 心里很甜
我是气管炎 心甘情愿
百年修得同枕眠 欠你的债慢慢还
在山的那边 海的那边 有一个气管炎
那就是我 我的美名 街坊邻居都在传
面对老婆大人的各种刁难 从不心烦
自己的行踪随时汇报 绝无隐瞒
她让我向北 我绝对不向南
她让我坐车 我绝对不坐船
她让我吃米 我绝对不吃面
她让我哈日 我绝对不哈韩
我是屠龙刀 她就是倚天剑
我是碗杂碎面 她就是过桥米线
我们俩就是当代的神雕侠侣
来 一起来练葵花宝典
她让我跑步 我绝对不走路
她让我上房 我绝对不上树
她让我装疯 我绝对不装酷
她让我喝酒 我绝对不吃醋
我是气管炎 我不存私房钱
伙计们说我很贱
可我自得其乐 心里很甜
我是气管炎 心甘情愿
百年修得同枕眠 欠你的债慢慢还
我是气管炎 我不存私房钱
伙计们说我很贱
可我自得其乐 心里很甜
我是气管炎 心甘情愿
百年修得同枕眠 欠你的债慢慢还
这个时代流行 女权主义
孝敬老婆那是本分 很有意义
小鸟依人的她 已经成为过去
三项原则 八项主义 家规要牢记
有一天她心血来潮 想买条牛仔裤
拉着我开始疯狂的轧马路
转完了小寨 李家村 边家村 黄雁村
还不满足 又来到解放路
我心说一条裤子有啥大不了
你也不说心疼一下人家的脚
她回我一个倾国倾城的皮笑肉不笑
说 你是个男人 你倒累个鸟
我说天色不早了 咱别回去太晚
她说 那你快滚我找帅哥哥 你可别管
现在满大街跑的都是大款
我去潇洒风流 你先回家去跪搓衣板
我是气管炎 我不存私房钱
伙计们说我很贱
可我自得其乐 心里很甜
我是气管炎 心甘情愿
百年修得同枕眠 欠你的债慢慢还
我是气管炎 我不存私房钱
伙计们说我很贱
可我自得其乐 心里很甜
我是气管炎 心甘情愿
百年修得同枕眠 欠你的债慢慢还
她每天起的 比猪还晚
几个闺蜜一呼百应 个个花枝招展
她们在家里讨论
谁的辫子更长 谁的裙子更短
我却得在一边干活 不能偷懒
唉 叹一声 人之初 性本贱
玉树临风的我 被她们视而不见
我刚刚围上围裙给她们蒸了一锅米饭
她们却说 要出去吃什么章鱼小丸子
她们打牌搓麻 跳舞喝茶
我一个人在家 乖乖的学插花
她们天天练瑜迦 夜夜泡酒吧
我却人比黄花菜还瘦 好比黄连喂哑巴
你是我的玫瑰 你是我的花
你是我的老大 你是顶刮刮
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观音菩萨
你是我心中永远不变的狗尾巴花
我是气管炎 我不存私房钱
伙计们说我很贱
可我自得其乐 心里很甜
我是气管炎 心甘情愿
百年修得同枕眠 欠你的债慢慢还
我是气管炎 我不存私房钱
伙计们说我很贱
可我自得其乐 心里很甜
我是气管炎 心甘情愿
百年修得同枕眠 欠你的债慢慢还
我说我给你唱个月亮代表我的心
她说 我压根不想听见你的声音
我说狗咬吕洞宾 你不识好人心
她说 谁让你太丑 长的就像八两金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
她突然给我一个嘴锤
她说她腰围太粗 臀围太胖 想要减肥
我说可你在我眼中是最美
每一个KISS都让我无比沉醉
她马上撅起一个能挂酱油瓶子的嘴
一口咬定 我想要红杏出墙 一路向北
心里有鬼 不然怎么都没发现她
越来越像萝卜的腿
我只好甘心挨揍
说你想怎么减我全盘接受
反正女人一旦上了头那就没救
我去买公共汽车广告里那个什么国产神油
不上火 不长痘 嗖的一下就瘦了
我是气管炎 我不存私房钱
伙计们说我很贱
可我自得其乐 心里很甜
我是气管炎 心甘情愿
百年修得同枕眠 欠你的债慢慢还
我是气管炎 我不存私房钱
伙计们说我很贱
可我自得其乐 心里很甜
我是气管炎 心甘情愿
百年修得同枕眠 欠你的债慢慢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