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兴琦 > 极光 > 轻伤

轻伤

SA:焦东
作词:Gabriel Eskilsson、Mikael Olander、Miranda Idberg
作曲:Gabriel Eskilsson、Mikael Olander、Miranda Idberg

掌心变凉,无名指长出了失望,
倔强眼眶,还在拼命逞强,
悲伤却太嚣张,肆无忌惮的冲撞,
负伤累累的心脏,热情一点点被流放。

我也只不过受了一点轻伤,又不会阵亡,
不过你说的要地老天荒,又不是信仰。
都有各自的翅膀,飞往各自的天堂,
还剩下那么多的时光,然后各自情伤。
我想熬过了这么一点轻伤,都无关痛痒。

黯淡灯光,孤独感没地方躲藏,
失神目光,丢掉了触电的渴望。
嘴角微笑太勉强,牙关紧咬的模样,
丢了依靠的肩膀,爱意一点点都随葬。

我也只不过受了一点轻伤,又不会阵亡,
不过你说的想地老天荒,又不是信仰。
都有各自的翅膀,飞往各自的天堂,
还剩下那么多的时光,然后各自聊情伤。
我都遗忘了这么一点轻伤,啊~我们都安然无恙。

曾经彼此的想像,都是无知的虚妄,
当一切无关痛痒,我们都安然无恙。
我都遗忘了这么一点轻伤~

我也只不过受了一点轻伤,又不会阵亡,
不过你说的要地老天荒,又不是信仰。
都有各自的翅膀,飞往各自的天堂,
还剩下那么多的时光,然后各自了情伤。

我想熬过了这么一点轻伤,都无关痛痒,
都有各自的翅膀,飞往各自的天堂,
我都遗忘了这么一点轻伤,都安然无恙。